草莓芭乐丝瓜

基辛格鸡无论是味道口感,还是底蕴深度,都符合站在C位。

四餐一汤,已经有两道菜可以作为C位菜,其余三道菜只需达到常规国宴菜的水平就可以了。

陈仁义吃完了第二道菜,对乔智的印象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此人真心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烹饪天才,以自己在国宾馆工作这么多年的经验,能达到乔智的水平,那是凤毛麟角,前所未见。

烹饪行业没有第一的说法,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电视剧上面挂出来的天下第一楼,都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作为厨师,一般也不会轻易地服输,觉得别人就技高一等。

但从乔智烹饪的两道菜,陈仁义可以清晰感受到他的与众不同之处,

即使在高手如云的国宾馆后厨,他的水平也是明显比别人强上至少一个级别。

草率了啊!

陈仁义懊恼自己为何之前对乔智充满敌意,自己应该想到,以孙晋的实力,竟然在跟乔智的比试过程中,落于下风。最终乔智是以退为进,强行求和,使得孙晋才不至于颜面尽失。

陈仁义和孙晋的厨艺在伯仲之间,以自己的水平,和乔智比试,恐怕也得略逊一筹。

迪拜土豪扎耶德品尝到了基辛格鸡。

整个人陷入一种疯狂的惊喜当中,在迪拜,鸡肉很常见,但富人一般很少会选择吃鸡肉,因为这是一种很平民的食材。

一般来说,迪拜厨师对鸡肉的烹饪方式也比较简单,比较常见的就是烤鸡,这种盐焗鸡再加上火炙的符合烹饪方法,前所未有,闻所未闻,却让人回味无穷。

纯白娇娘优雅长裙清新迷人

最精妙的是那种盐焗的口感,咸味占领了上风,让人有种感叹,原来咸味可以如此美妙,比起甜味更能让人愉悦。

至于那焦酥的口感,没有炭火的气息,却将酥脆的滋味淋漓尽致地烘托出来。

鸡肉里面有一种特别的香气,好像是高等茶叶的香气,鲜嫩柔软的内层鸡肉的汤汁缓缓流淌,在口齿之间留下了一种流连忘返的感觉。

扎耶德迷失在了这道菜里,如果说开国第一宴的那几道菜,让他意识到,原来华夏的名厨不仅只有孙晋,还有一个叫做乔智的年轻人,那么今天的体验,彻底地改变了他的想法。

这个叫做乔智的年轻人,比孙晋要强很多,他创作的美食,可以用神迹来形容。

好想跟他做朋友啊!

扎耶德脑海中涌现出了一个很奇葩的想法。

能让一个土豪,怀揣着炙热、迫切的心情,想要跟你做朋友,这种体验也没谁了。

让扎耶德震惊的不仅于此,眨眼间第三道菜也已经上桌了,是一只面包螃蟹。

扎耶德有点意外,因为华夏一般吃螃蟹以湖蟹居多,海蟹极少,而且这只螃蟹比正常的海蟹也要大很多。

扎耶德用叉子轻轻地碰了一下“螃蟹”,螃蟹如同被触碰到了机关,宛如散了架似的,七零八落地分开,里面的酱汁与蟹肉涌出,看上去极有视觉震撼力。

旁边的服务员提醒道:“这道菜的螃蟹壳也是就可以吃的。”

扎耶德难以置信地看了一眼服务员,然后用刀叉取了一块螃蟹壳送入口中,伴随着牙齿轻轻咀嚼,他惊讶地发现这螃蟹壳是用面粉制成的。

这酥脆浓香的外壳,仔细品尝有些黄桥烧饼的口感,配合上蟹肉酱混合的味道,形成前所未有的味觉冲击。

“实在太棒了!”扎耶德振奋道。

他迫不及待地品尝里面的蟹肉,蟹肉使用湖蟹的肉制成,没有用很多酱料,但比起寻常的做法,更加清新可口,尤其是你蟹膏的醇厚感,让人回味无穷。

陈仁义在品尝这道菜的时候,也陷入了唏嘘感慨之中,这道菜表面看是沿用的破冰国宴菜的创意,其实融入了乔智独特的匠心。

外面的面包蟹,准确来说应该是黄桥烧饼蟹,采用黄桥烧饼的制作方法,不是整个烤出来,而是一片片的烤出来,然后再进行组装。

看起来完没有拼接的痕迹,手法高明。

陈仁义内心涌出一句感叹,匠心独运,巧夺天工。

至于里面的蟹肉,蟹黄和蟹肉尽管糅合在一起,但口感分明,极有肉质的鲜嫩,又有蟹黄的鲜香。

当筷子夹起蟹肉,蟹黄熬成的汤汁会有一种拉丝质感,放入嘴里,自然就化开了,变成一丝丝的蟹肉丝,此时才感觉到蟹肉的一点柔软。

正常的食客品尝这道菜时,只会有好吃不好吃的评价,但作为专业的厨师,会仔细琢磨这道菜的烹饪方法,寻找破绽或者可以借鉴的优点。

陈仁义吃过很多湖蟹的做法,很少有口感能够超过保留原汁原味的清蒸。

正常的清蒸螃蟹做法,要先进行吐污处理,因为大闸蟹的生长环境,哪怕水质很干净,也因生长在湖底淤泥位置,需要先进行处理一下。

但这道菜的料理方式,使得口感之妙,绝对超过了清蒸,乔智应该是用酒精处理螃蟹体内的污泥,使得螃蟹非常干净。

除此之外,加入茶叶,有点类似西班牙藏红花的作用,混合了西式海鲜的酱烧,保留了湖鲜的特点,再通过鱼子酱点缀,将海鲜的有点融入其中。

之所以螃蟹用来清蒸,是用蟹壳锁住蟹肉的味道。

这道菜用“面皮”完美地封存了蟹肉,让蟹肉的味道没有丝毫溢出。

陈仁义有种好吃到要将舌头都吞掉的体验。

作为一名专业的厨师,从业这么多年,能让他发出如此感叹的情况,屈指可数。

混着麦子的香气,又带着螃蟹的点点的腥味,紧随着的是茶叶的清冽,热烈的蒸汽让人十分上头。

膏很多,一口下去,那蟹膏的美妙滋味混着酱汁进入喉咙,让人忍不住继续吃了下去。

蟹肉的鲜味,总让人有种停不下来的感觉。

浓烈的蟹黄香气瞬间扑进嘴里,冲进喉咙,极为香、鲜又带着鱼子酱QQ弹弹的口感在嘴里弥漫开来。

螃蟹的美味是自古以来众所周知的,赞美螃蟹的诗句都有好些,陈仁义吃了一口,知道自己至少吃了两只蟹的精华部分,连多说句话都不舍得,生怕浪费了这顶级的珍馐。

王世茂看着陈师叔沉浸其中不可自拔的样子,知道他对乔智的厨艺已经完认可,暗自松了口气。

已经出了三道C位菜,即使接下来的两道菜只是一般水准,也足以应付下周的新菜上市了。

压力已经解除,接下来就是享受乔智带来的不断惊喜。

乔智给人的感觉总是如此,原本以为一开始就是巅峰,结果发现对他的了解,一直低估了,越到后面,还有更多的奇俊秀丽的山峰。

贺夏坐在办公室内,等待消息,助理敲门而入,面带惊喜地说道:“贺总,乔智已经制作出了三道C位菜,每一道菜都可以成为主角,连陈老师都吃得哑口无言,唯有赞叹了。”

贺夏听说陈仁义的反应,哑然失笑,“哦?陈老师可是一个很挑剔的主啊。”

助理笑着说道:“陈老师将一份螃蟹菜部吃完了,看他那个样子意犹未尽。”

贺夏微微颔首,“光盘是最好的评价和敬意,乔智还真是不错,看来此次请他过来主持新菜研发交流,还真是正确的选择。”

乔智的第四道菜,在众人品尝的过程中,已经端上了桌。

陈仁义一眼就看出这道菜的典故,是破冰国宴菜的“仙人指路”。

在破冰宴席上,咱们推出这么一道菜,寓意深刻,含义匪浅。

其实对任何一个国家的外宾,来到华夏,都有一种急需“仙人指路”的冲动。

仙人指路,内有乾坤。

表面看,是豆芽,但仔细研究,会发现豆芽菜的前端和后端部摘掉,中间镂空填入鲍鱼。

在煮好之后,摆出看上去像一只仙鹤的造型。

豆芽里面不仅有鲍鱼,还有鹅肝泥,因此也是一道中西合璧的创新菜。

外面清脆爽口,有豆芽的甜香,里面有鲍鱼的特殊嚼感,还有鹅肝的醇厚绵长。

陈仁义再也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忍不住感叹,“妙!实在太妙了。今天这顿饭吃的实在是叹为观止。”

乔智没想到陈仁义吃得拍案而起,嘴角浮出一抹笑容,这对厨师而言,是最大的夸奖。

能看得出来陈仁义一开始对自己充满了敌意,但美食成为消除隔阂,增加彼此信任的桥梁和工具,两人的关系在不断拉近……

从陈仁义的表现来,也是一个性情中人。

他对自己那么敌意,恐怕也是被人煽风点火,挑拨离间了。

对那种藏在暗处的险恶之人,最好的办法,是化解她的那些雕虫小技,让她的招术化为泡影。

坐在餐厅内的外宾试菜员,迪拜土豪扎耶德彻底沉沦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食物,我感觉以前的人生都虚度了。”

扎耶德不知不觉将仙人指路吃得连汤汁都不剩。

他内心充满强烈的期待感。

最后一道菜,能给自己带来怎样的惊喜呢?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