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s污直播

.630shu.co,最快更新龙王之我是至尊最新章节!

“别废话了,快点告诉我,星辰古迹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角鸣声音加重,显然有些不高兴了。

“回次席战神,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也不知道。

毕竟我们没有资格进到星辰古迹里去。

可就在刚才,有两个少年人从湖底跳出来。

我们怀疑,他们可能闯进了星辰古迹。

至于天犼兽的死,也跟他们有关系!”

部众首领连忙回答。

身后的部众纷纷点头,认同首领的推测。

“什么?”

角鸣眼里顿时有怒火爆闪。

雪花飘落的冬天 清纯少女的安静写真

“都给我待在这里不要动!”

角鸣说完,立刻扎进了湖底。

果然,进入星辰古迹的阵法被破开了。

他又进去,里面的结界更是支离破碎。

似乎不是正常的手法破解,而是用武力破坏的。

闪身进到星辰古迹。

里面的空气一片混乱,明显是战斗留下来的痕迹。

他先是跑到天犼兽所在的建筑。

可惜这里早已经被林天佑一把火烧成了瓦砾。

除了一两根兽骨之外,他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真的被杀了,连尸体都被消灭的一干二净!”

角鸣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天犼兽可是狂邪之主培养出来送给天道主宰的。

现在天犼兽没了,只怕狂邪之主会大发雷霆。

“蛇头,这个混蛋,有贼人闯进来,居然都没有一点反应吗?”

角鸣目光看向了沼泽之处,身形爆闪,如同狂风一般,数秒后,人已经来到了沼泽地。

然而,当他出现在沼泽岸边,却被眼前的狼藉惊呆了。

沼泽好像被人翻过来一般,坑坑洼洼,一点沼泽地的形状都没有了。

抬头看向前方,那狂邪之主特意种在这里的鬼灵邪树,也是连影子都不见。

他施展术法,踏着沼泽前行,来到了邪树之前所在的位置。

这里有一个巨大的树坑。

明显就是被人拔掉了。

他又在四周搜寻了一阵。

当他看到了如同被切开的豆腐一样,四分五裂的蛇头纹身男时,积压在内心的恐怖,终于爆发了。

不错,是恐惧,并非愤怒!

这恐怖也并非因为林天佑等人。

而是因为狂邪之主!

他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狂邪之主会暴跳如雷。

甚至一怒之下,会让无数无辜之人惨死。

别人不知道狂邪之主是谁,他身为魔龙军团的次席战神,却是非常清楚。

狂邪之主是天道主宰的邪恶化身。

那个男人的存在,就是邪恶与残忍的象征。

角鸣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眩晕,额头更是冷汗直冒。

他知道,自己这是吓出来的。

必须在所有事情传到狂邪之主的耳朵之前,将那两个少年抓住。

否则,死的人绝对会超过百万!

没有任何犹豫,角鸣第一时间离开了星辰古迹。

“告诉我,那两个少年往哪个方向逃跑了?”

一出湖面,角鸣便抓着部众首领问道。

“在、在那边,他们朝那个方向飞走了!”

部众首领感觉脖子都要被抓断了,连忙回答道。

“走,将那两个贼人抓回来!”

角鸣一声令下,和另外四个随从,直接朝着林天佑离开的位置追去。

就这么走了?

部众首领跟他的部下都愣住了。

那两个少年连天犼兽都能杀掉,战力何其恐怖?

凭角鸣这样的次席战神,真的能打赢吗?

在场的众人都持怀疑态度。

但他们并不知道,即便角鸣打不赢,他也会疯狂的追赶。

败了,只是他一个人死,如果抓不回龙皇,那就是他族跟着一起死。

为了追上林天佑等人,角鸣跟他的随从将身法施展到了极致。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终于看到一个挥动着怪异龙翼的身影。

“站住!”

角鸣吸了一口气,暴喝一声。

同时,他们好像火箭,咻的一声,俯冲而去。

在高高的天空之上,他们五人直接把林天佑跟灵狂包围住了。

“是?”

角鸣看清其中一人之后,眉头顿时一皱。

这不是天道学宫的第一天才吗?

为什么也会出现在这里?

“灵狂,星辰古迹天犼兽的死以及鬼灵邪树被拔,都是做的?”

角鸣大声问道。

“是我做的又如何?

现在我心情很好,最好别来烦我!”

灵狂看着角鸣,傲气的说道。

他现在心情确实不错。

得了一颗鬼面果实,足以让他高兴三天三夜了。

“哼!”

角鸣冷哼一声,“灵狂,身为天道学宫的最强天骄,不好好在学宫待着,却跑来毁掉校长苦心培育的天犼兽以及鬼灵邪树。

这样的行为,太令人失望了!

现在我要把抓回学宫,让校长处罚!”

四名随从闻方,都是升起起了浓浓的灵力,目标直指灵狂。

反正是一边的林天佑,他们给自动忽略了。

因为他们就算再怎么猜,也猜不出林天佑比灵狂更强。

在他们眼里,林天佑应该只是灵狂的一个仆人。

“角鸣,已经不再是天道学宫的教员,没有资格管我的事情!”

灵狂也升起了灵力,一副不会就范的姿态道。

“次席战神,我们从灵狂的身上察觉到了鬼面果实的气息!”

这时,一名随从忽然来到角鸣的身边,小声的说道。

“哦?”

闻言,角鸣眸子一亮。

他有了新的想法。

灵狂是天道学这的天才,这一点他知道。

而且他还知道,灵狂是狂邪之主想要得到的肉身容器。

如果他今天强行抓灵狂,难免会让狂邪之主不高兴。

所以,把灵狂拿走的鬼面果实带回去,再把一切问题甩到灵狂的头上,想必他们就不会再受到狂邪之主的惩罚了。

“灵狂,看在当年我也教过的份上,我今天可以不为难。

但是,如果想离开,那必须把鬼面果实拿出来,另外,我还要身边仆人的性命。

以这两样东西,来换的离开,考虑一下吧!”

角鸣冷声说道。

他内心有气,光得鬼面果实,还不能消他的气。

所以,他要杀个人,正好,林天佑这个无足轻重的仆人,就成了他的出气桶。

他相信,灵狂这么聪明的学员,应该知道怎么做。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